榮昌生物:一家本土創新藥企的十三年

                                                                                  2022-04-29 07:41:24 來源: 人民日報健康客戶端 作者:

                                                                                    從默默無聞到聲名鵲起,榮昌生物花了十三年時間。榮昌生物聯合創始人、CEO兼首席科學官房健民告訴人民日報健康客戶端記者,“榮昌生物成立至今始終在面對一個根本的問題:如何能走出一條本土新藥創新之路!

                                                                                    房健民和榮昌生物十三年間的選擇和堅持,也是我國本土創新藥生態的一個注腳。根據金融數據分析機構WIND數據,兩年共有107家醫藥生物企業上市,超過此前五年之和,累計募集資金1427億元。

                                                                                    左二為榮昌生物聯合創始人、CEO兼首席科學官房健民博士。受訪者供圖。

                                                                                    十年磨一劍,瞄準治療領域的空白

                                                                                    榮昌生物成功上市的背后,是中國創新藥進入收獲期。2021年4月20日,全球首個雙靶點紅斑狼瘡新藥泰它西普誕生在中國。

                                                                                    泰它西普的起步,要從2008年開始。在國外待了近20年的房健民決定回國創業,彼時本土創新藥物研發仍一派冷清,我國獲批的I類新藥只有5個,但在房健民看來,“冷清中孕育著巨大的機會! 2008年,榮昌生物剛成立,在借用的大學實驗室里,房健民即帶領榮昌生物開始了第一場“冒險”,瞄準的治療領域是幾乎一片空白的系統性紅斑狼瘡(SLE)。

                                                                                    房健民告訴人民日報健康客戶端記者,系統性紅斑狼瘡的治療用藥是新藥研發領域的一座險峰,過去幾十年里,國際上多款新藥都以失敗告終,在當時,系統性紅斑狼瘡病人幾乎無藥可用。

                                                                                    中國醫師協會風濕免疫科醫師分會會長、北京協和醫院風濕免疫科主任曾小峰分享一組調查數據顯示,在3萬紅斑狼瘡患者中死亡患者達1000人之多。

                                                                                    “公司剛開始的時候困難重重,當時有經驗的技術人員很難找到,很多基本的技術都會出問題,例如,將藥物基因插入到細胞染色體是泰它西普開發的早期工作之一,但一開始我們的技術人員沒有經驗,發現轉基因后的細胞很快就死了,細胞都養不活! 房健民告訴記者。

                                                                                    “由于細胞培養反復失敗,有人對項目發生懷疑,信心出現動搖,認為這個新藥項目不行,當時我的壓力也很大。后來招到了一位有一定經驗的細胞培養工程師,才慢慢解決了問題,使項目走上了軌道。類似的困難不勝枚舉,我們這支年輕的團隊在摸著石頭過河中慢慢成長起來! 房健民回憶,單是從建實驗室到申報臨床試驗這一段路,他們就走了兩年多。

                                                                                    2015年8月,《關于改革藥品醫療器械審評審批制度的意見》發布,提出了提高審評審批質量、解決注冊申請積壓。長期跟蹤藥政改革的南開大學法學院教授宋華琳告訴人民日報健康客戶端記者,“此時,藥審中心緊鑼密鼓地參照國際經驗調整了機構設置,并面向海內外高薪引進人才,工作人員數量呈現數倍增長,初步解決了審評人員嚴重缺乏的問題!

                                                                                    在這個階段,泰它西普交上了“好運”。2015年,泰它西普順利取得了II期臨床試驗批件,“接下來的幾年之中,我們充分利用國家藥監局推出的改革政策,通過與藥審中心不斷溝通,啟動了一系列的II期或III期臨床試驗!狈拷∶窀嬖V記者。

                                                                                    研究人員正在實驗室中開展化合物篩選研究工作。受訪者供圖。

                                                                                    2019年,《藥品管理法》迎來近20年來最全面的一次修訂,宋華琳認為,“此次修訂將審評制度改革經驗以法律形式固定了下來,進一步推動解決此前審批時間流程過長,解決生產企業在研發創新上的積極性不高的問題!

                                                                                    2020年,我國共有14個國產I類新藥獲批上市,為此前歷年之最。榮昌生物的命運也在這一年迎來重大轉折:泰它西普Ⅱ期b關鍵臨床試驗達到了主要終點,數據顯示其高劑量組48周應答率達到79.2%,憑借著這一份best-in-class的答卷,泰它西普于2021年成功獲批上市。

                                                                                    “狼瘡靶向藥物研發中很多藥物都經歷了過山車效應,終止在臨床Ⅲ期,研發歷程充滿荊棘”。中華醫學會風濕病學分會主任委員趙巖告訴記者,而榮昌生物泰它西普作為近60年來首個雙靶點紅斑狼瘡新藥,實現了國內首發第一,也是雙靶標治療SLE國際第一。

                                                                                    新藥“出!睄渎额^角,療效和質量過硬就有底氣

                                                                                    在2021年獲批上市的創新藥中,除了系統性紅斑狼瘡的泰它西普外,榮昌生物研發的維迪西妥單抗,作為我國本土首款抗體偶聯藥物(ADC)也在其中。

                                                                                    維迪西妥單抗。

                                                                                    維迪西妥單抗獲批后不久,榮昌生物就與國際著名生物技術公司西雅圖基因達成了一項高達26億美元的獨家許可協議,刷新了當時中國制藥企業單品種海外授權交易的最高紀錄。

                                                                                    在此之前,抗體偶聯藥物(ADC)在我國仍鮮有人問津,但房健民很早就對ADC藥物感興趣,他告訴記者,“我們在十年前就開始布局ADC藥物的研發,ADC藥物的特別之處在于,相對于普通單抗藥物而言,ADC藥物可以更加精準有效地殺傷腫瘤細胞,它就像精準制導的導彈,可以進入到敵人碉堡內爆炸,達到最佳的打擊效果!

                                                                                    而鑒于當時ADC藥物在國內仍是一片空白,監管方面也沒有經驗可循,維迪西妥單抗的臨床試驗審批之路充滿挑戰。從生產工藝到質量標準,從臨床前數據到臨床設計,都有太多的不確定性。

                                                                                    房健民回憶,2014年底到2015年間,由于維迪西妥單抗是我國第一個申報臨床試驗的創新ADC藥物,藥監部門為此特地召開了兩次閉門交流會,一次會議甚至開了一天半。

                                                                                    “我們圍繞這個ADC藥物進行了大量研究工作,提供了大量的數據。在申報過程中,我們也盡了最大的努力配合監管部門,這個藥物的審評工作對后續其他ADC藥物的申報具有重要意義!狈拷∶裾f,雙方的努力最終取得了成果,2015年底,維迪西妥單抗如期獲得了臨床試驗批件。

                                                                                    “至于與西雅圖基因的關系,我們2018年開始就開始了雙方交流,2019年1月,我和西雅圖基因負責人首次見面,當時維迪西妥單抗的臨床試驗仍在進行時,已經取得了初步的臨床數據,2020年在尿路上皮癌、胃癌、乳腺癌等適應癥取得了更多的數據,雙方有了共識。因此,本土創新藥只要療效和質量過硬,就有底氣!狈拷∶窀嬖V記者。

                                                                                    根據獨家全球許可協議,榮昌生物將維迪西妥單抗在亞洲區(除日本、新加坡外)以外的臨床開發和商業化權益,授權給西雅圖基因公司。同時,榮昌生物還獲得了維迪西妥單抗在西雅圖基因區域凈銷售額從高個位數到百分之十幾的梯度銷售收入。

                                                                                    兩地上市,醫藥創新遇到了最好的時候

                                                                                    3月31日,榮昌生物宣布在科創板二度IPO上市,募集資金約26億元,已是很多港股和科創上市公司的總市值。上一次這樣的時刻發生在2020年11月9日,當天,榮昌生物在港交所上市,并以5.9億美元一舉創下當年全球生物技術IPO募資最高紀錄。

                                                                                    從港交所上市,到登陸科創板,兩地上市的榮昌生物,被業界稱為中國生物藥界“新貴”。房健民感慨,榮昌生物趕上了好時候。

                                                                                    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生物產業發展戰略專家韓祺告訴記者,2018年以前,創新藥企業一直面臨著一個共同的痛點:融資難。2018年是一個分水嶺,我國生物制藥企業上市熱就是從這一年開啟的。

                                                                                    2018年4月,港交所推出了25年來最重大的一次上市改革,公開融資的大門首次向未盈利的生物醫藥公司敞開,首次掀起了醫藥生物IPO上市熱的潮流。

                                                                                    隨后,大陸科創板、北交所陸續試點注冊制,允許未盈利企業上市,注冊制的改革對我國生物制藥行業發展影響深遠,再加上國家產業政策的大力扶持,投資者對熱門賽道的追捧等因素,生物制藥企業再掀上市熱潮。

                                                                                    中山大學醫藥經濟研究所所長宣建偉告訴記者,科創板、創業板、北交所多樣化的上市標準,大大增強了初創及未盈利醫藥企業的上市預期,中國醫藥市場已經成為全球范圍內炙手可熱的創新市場。

                                                                                    “我國本土創新已經走過了初期‘野蠻生長’的階段,正在迎來‘大浪淘沙’的發展階段,值得期待的是,‘破發’之后,真正的創新藥一定會被留下!毙▊ケ硎。

                                                                                    本次榮昌生物的融資,將用于推進公司核心產品的國際化開發以及管線中其他產品的臨床試驗推進。根據榮昌生物的招股書,目前,泰它西普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的美國III期臨床試驗已啟動,治療IgA腎病的美國II期臨床試驗于2021年9月啟動。

                                                                                    目前,榮昌生物的維迪西妥單抗正在開展針對HER2陽性肝轉移晚期乳腺癌的III期試驗、HER2低表達乳腺癌III期試驗等多個III期臨床研究;RC28(VEGF/FGF雙融合蛋白)正在推進治療濕性年齡相關黃斑變性、糖尿病黃斑水腫、糖尿病視網膜病變的II期臨床;另有4個新藥正在開展I期臨床研究。

                                                                                    2022年3月29日,榮昌生物公布2021年財報,公司全年收入14.24億元,實現凈利潤2.76億元。這也是榮昌生物成立至今,首次實現盈利。值得關注的是,榮昌生物的研發費用正大幅增長,2021年全年研發投入7.11億元。

                                                                                    房健民堅持認為,榮昌生物的身上帶著強烈的中國式本土創新的烙印!半m然起步于缺少創新的土壤,但最后能走到這里,除了我們比別人多了一些最樸實的堅持,每一個改革的紅利我們都收到了。如今我國已成一片創新的熱土,我們的創新使命也會不斷地延續下去!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周軍

                                                                                  相關新聞
                                                                                  全黄激性性视频